“白夫人?”夏妍妍叫了一聲,小心翼翼地問,“可以么?我能認識您兒子這么優秀的人,感到很高興~”

  這話,讓一向驕傲不已的魏芙蓉感覺前所未有的難堪,原來夏妍妍一直說的人是白煦寧,不是她的兒子魏幀!

  她兒子魏幀比白煦寧差哪里了?

  范可欣連自己男人都留不住,這樣的人教導出來的兒子會有她教導的優秀?

  如果不是姓氏對魏幀的限制,會有今日這樣的局面和尷尬。

  這種失望和落差,讓從來沒有爆過粗口的魏蓉蓉頓時面色漲紅,她捏緊手中的酒杯對著夏妍妍吼了一嗓“滾開。”

  夏妍妍“???”

  周圍聽見的賓客以及從那邊寒暄中脫身趕過來的白寒“???”

  夏妍妍見魏芙蓉不僅臉色血紅,就連眼睛也如同瞬間充血,她不敢說什么,也不敢得罪白煦寧的媽媽,只得悻悻地說道“白夫人,你失態了……”

  然后莫名其妙地看了魏芙蓉好一會。

  “芙蓉。”白寒走過去小聲地提醒,“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了?”

  魏芙蓉見白寒過來,勉強維持面上的表情,朝周圍人禮貌一笑,然后走開。

  “你也是,怎可在人前如此失態!”白寒擰眉道,“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,來的都是什么人!”

  魏芙蓉后槽牙都酸了什么日子,不就是他兒子白煦寧弄的一個小破公司周年慶嗎?也值得弄這么大的動靜,有什么了不起!

  魏幀管理的公司不比他的差吧!

  “一會我媽要過來,你多注意點,高興些,要讓她知道我們是真心為煦寧高興!”

  “嗯嗯,記著呢老公!”

  夏妍妍看著兩人的背影有些方,但心頭因為剛才魏芙蓉說的話還有些窘,要不是她是白煦寧的母親,是白夫人,她一定讓爸爸把這女人給關起來,還沒有人說過讓她“滾”這個字眼!

  白佐寧恍惚看見幾道熟悉的身影,定睛一瞧,正和魏幀的目光對上。

  他如臨大敵,從人群中走到魏幀面前。

  白三和桑榆循著白佐寧的身影看去。

  就見白佐寧徑直站在一個高大的男人面前,男人長得陽光帥氣,器宇軒昂的。

  這不是……魏幀嗎?!

  桑榆想叫住白佐寧,白三抓住桑榆的胳膊,輕輕地搖搖頭“大嫂,他們的事情,我們不要摻和進去。”

  大哥的家事遠比他之前想的要復雜。

  桑榆笑了笑每次白佐寧看見這人就要發脾氣,就算他們打起來,她也可以做到在旁邊喊加油,但是吧,白佐寧每次跟這人發完脾氣,回去就會生悶氣,他一生悶氣,白老師心情就不好……

  她不想白老師心情不好!

  “誰讓你們來的!這樣的場合你們來了能干嘛?砸場子嗎?”白佐寧把魏幀帶到稍微安靜的地方,怒道。

  魏幀已經收起剛才的憤怒,不就是魏芙蓉自作多情嗎?他何必為了一個女人計較。

  “當然是為我兄弟慶祝,你都能來,我們為什么不能來?是吧弟弟!”他挑眉笑道。

  白佐寧聽見他這么叫自己,瞬間炸毛,拳頭都捏好了,在魏幀面前舉起來“你再這么叫我一聲試試?!”

  魏幀笑而不語。

  白佐寧見他這樣笑就很不爽,感覺他有一肚子的陰謀似的。

  想也沒想,一拳頭打過去。

  魏幀及時抓住他的手腕,然后用巧力把白佐寧狠狠地摔出去,接著把人從地上拉起來,屈膝頂在白佐寧的胸口。

  白佐寧胸口一悶,蜷縮在地上一時無法站起來。

  “麻煩你看清楚你的現狀,你跟我是一個媽肚子里出來的,你還真當自己姓白了?”

  “我本來就姓白!”

  “切……你以為把范可欣當自己的親媽,把白煦寧當自己的親哥,你就真是親的了?我告訴你,你不是!媽媽生你的時候我就在旁邊,你身上有什么胎記我記得清清楚楚!我才是你的親哥哥,魏芙蓉才是你的親媽!你什么都不是,在我面前裝什么白家人,裝什么高人一等!”魏幀抬腿又踢了一腳白佐寧的胸口,才呸了一口離開。

  地上,白佐寧胸口悶得透不過氣,他明明張大嘴巴,卻還是無法呼進去一口氣,仿佛隨時能死掉的樣子。

  真是討厭呵,為什么要告訴他這些,他明明是范可欣的兒子。

  桑榆見白佐寧還沒有回來,怕他一時沖動又跟人打了起來。

  不放心地隨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而去,找了一會,在一個比較狹窄的樓梯間找到了抱著胸口躺在地上的白佐寧。

  “喂,你怎么樣?”桑榆連忙扶起他。

  這么能打的人,居然被人打倒在地上,桑榆不禁為這個沖動的傻弟弟默哀。

  好不容把他扶著坐起來,桑榆見他臉色蒼白,額頭冷汗津津的,張大嘴巴想要呼吸,如同一只落在岸邊的魚。

  她急忙解開白佐寧胸前的三顆紐扣,伸手拍在他背脊上,幫他順氣。

  好一會,白佐寧才順過氣來,他看了眼桑榆,伸手擋開她的手。

  桑榆見他好了很多,臉色恢復了,呼吸也不急促了。

  她順勢收回手“沒事了?”

  “……要你管?!”白佐寧沒有好氣地道。

  桑榆“……”想揍人是怎么回事!“你就不能好好說話?如果不會說話干脆閉嘴!”桑榆翻翻白眼她是欠他的嗎?來找虐了!

  桑榆起身,向外面走去。

  “喂……”白佐寧叫住她,“你不準跟大哥說。”

  桑榆哼了一聲“我才沒有那閑工夫。”

  桑榆氣沖沖地走出去,這時,電話鈴聲響起,桑榆見來電是鐘珍珍,忙按了接聽。

  “……親愛的,你上次關注的醫院公眾號,我的信息你還沒刪吧?”鐘珍珍急忙問道,“我想預約下周手術,但是婦科科室的專家號,我這邊沒有搶到,你這邊沒有刪除的話,幫我一起搶,多增加一個機會……”

  桑榆氣呼呼地嗯了一聲,語氣不好“什么時候搶?”

  “就現在……”頓了頓,許是察覺到桑榆的心情,鐘珍珍又問,“你怎么了?”難道是她白老師果然是個……

  不問還好,一問桑榆氣不打一處來“還不是白老師的弟弟那個白佐寧嘛!每次都看我不順眼,剛才被人揍得起不來,我好心幫他,他不識好歹不說,還對我惡語相向,你說氣人不!算了不說他了,被人打死也活該……你要預約哪個專家的?”

  “隨便哪個專家,只要是個專家就行……”鐘珍珍說完,想到白佐寧那個不省心的性格,不由得問道“他跟誰打架啊?很嚴重?”都被打得起不來了?

  他那樣寧可掉塊肉都不在旁的人面前露怯的人,爬不起該有多嚴重!

  “他們白家的人……懶得說他,跟他生氣干嘛,還讓自己少活幾年!還有你,別跟他來往!”上次在醫院的事情還沒有過呢!

  “胡說什么呢!”鐘珍珍忙道。說完啪的一下掛斷電話。

  很嚴重?

  鐘珍珍目光有些渙散,聽見他跟人打架的消息,她心中亂的很。

  桑榆抱著手機坐在一旁的樓梯口,打開app和微信兩個界面,幫鐘珍珍搶專家票。

  白煦寧從里面走出來,就看見這一幕,女生垂著腦袋,坐在地上,微藍色的裙子在暗紅色的地毯上鋪開,艷麗精致,如同一個瓷娃娃。

  直到白煦寧站在她面前時,桑榆才抬起頭,目光向上,最后落在他琥珀色的眸子里。

  白煦寧朝她伸手“你一個人坐在這里做什么?”

  桑榆順著他手起身“搶票。”

  “搶票?”白煦寧疑惑,伸手奪過她的手機,一看打開的頁面居然是流產的,白煦寧瞬間想到了鐘珍珍。

  “手機給我……”這人怎么總是搶她手機啊!

  桑榆踮起腳去搶,白煦寧順勢摟住她的腰肢,在她唇邊飛快地覆了一下,輕笑著問,“我聽說……你在懷疑我的取向?”

  桑榆腦袋一大白三和白佐寧這兩個大嘴巴!

  “沒、沒有的事。”桑榆墊著腳,被他摟在懷,怎么看都有些受某人脅迫。

  “需要我今晚驗證一下嗎桑桑?”

  平時淺淺的眸色在此時幽深,泛著水光,在他注視下,桑榆確實感覺到了某些不同尋常的變化,她臉一熱,頭搖得像撥浪鼓“不用不用……呵呵……”

  “真的不用?”白煦寧勾唇問道。

  桑榆汗就算是要用,也不是這時候說這種話吧~

  見她走神,白煦寧又在她唇邊印了一下“奶奶來了,我帶你進去,順便認識一些重要的人,另外派去弘梅公司的兩名技術指導也來了。”

  桑榆暈乎乎地跟在他身后,好半晌才轉頭看向他“技術指導?回來了?”

  “當然。”白煦寧輕笑,“他們又沒有犯罪,怎么不能過來參加宴會?”

  他在當天下午就已經聽說弘梅公司的事情。

  他當時來接桑榆,實際上是想過來安慰她,可到地方后,他卻沒有提這件事。

  一來是因為桑榆相信他,沒有在他面前說起,他再問沒有多大的必要;二來,插入別人公司內部管理,他才沒有那閑工夫。只要他派去的人沒有因為這件事受到影響就行。

  白奶奶正在跟幾個世交太太說話,這時候,她的特助洪經理走到她身邊,悄悄對白奶奶道“太太,魏芙蓉他們早已經過來,想著是前來守著您,剛才魏幀還與佐寧發生了沖突。”

  白奶奶走到安靜點的地方,看向洪特助“姓魏的那孩子和佐寧發生沖突?怎么個沖突法?打起來了?誰贏了?”

  洪特助汗老太太還有心情關注誰贏了!

  貌似是白佐寧輸了,他們過去的時候,看見佐寧少爺神情懨懨地從樓梯間走出來。

  白奶奶看他神色便知道了結果“看住姓魏的,不要讓他們靠近我和煦寧身邊,不要給他們機會。”佐寧這孩子,看著兇巴巴的,怎么還打不贏魏幀,真是!

  “好的。”洪特助應道。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冠军杀号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