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玄幻奇幻 > 劫回緣:廢材九阡邪 > 第211章 為東方玦動手術
  九阡邪轉眼看著緊抓著她手腕不放,難得帶著一臉沉色在質問她的盛傾城。

  “看傷。”

  言簡意賅的回答,聽得盛傾城微微一笑。

  “什么嗎?治病救人可不是簡簡單單,普普通通的小事情,一個不小心那可是會害了人命的?

  以為跟著柳葉公子學了幾天就能夠替人看傷了嗎?哪有那么輕易就能夠學成的藥理醫理?要是害得皇長孫殿下手臂上的傷更加嚴重了,怎么辦?

  你擔得起這個罪責嗎?

  我盛府擔得起這個罪責嗎?

  好歹你也是我盛府里的丫頭,雖然大哥寵你,但是在皇長孫殿下面前,我絕對不會放任的。

  作為一名煉藥師,也不容許你在這里拿著傷者來胡鬧。”

  九阡邪心里一陣好笑,說的好像自己多有醫德一樣,要是真的像說的這樣醫者仁心,之前在盛傾滄的身上就不會騙走了盛傾瀾的一株紫靈芝了。

  “是不是胡鬧,三小姐看一下不就知道了?”

  盛傾城嘴角的笑容徹底不見。

  “在皇長孫殿下的身上,一絲差錯都不許出,難不成還要我等著你,在皇長孫殿下的手臂上試一試不成?

  皇長孫殿下的這條胳膊,可經不起你這么試一下。”不是不相信她跟柳葉公子學來的醫理跟藥理,而是不相信這丫頭的能力。

  要是真的給折騰的更加嚴重了,這丫頭作為她盛府里的婢子,確實是會給她盛府帶來麻煩的。

  罪責,她盛府絕對逃不了。

  雖然皇長孫殿下的這條手臂,她是能夠救治,但是想要完好如初,也確實得很費她一番功夫,也夠她頭疼的。

  也是因為傷的太過嚴重了,她才敢開口蒙騙,逼小九交出丹藥來。

  連她要完全治好,都要費很大的精力,更何況是初出茅廬的學了幾天的小丫頭?

  那絕對是不可能的。

  九阡邪扒開盛傾城攥在自己手腕上的手,思索了幾秒。

  “那,這樣如何?如果小九能夠治得好皇長孫殿下的這條胳膊,那就皆大歡喜,如果不能,小九便把那丹藥給拿出來。

  這樣,既能夠救治得了皇長孫殿下的這條胳膊,又能夠不拖累盛府。”

  九阡邪話落,盛傾城瞅了一眼九阡邪,又退了回去,坐下。

  那感情好,那就讓她折騰吧,反正皇長孫殿下也已經同意了,三皇子殿下在一旁也不說話,顯然也是默許了。

  那她也就沒什么話可說了,反正到最后,丹藥還是要拿出來的,正好合她心意。

  只要結果沒差,又不牽連她盛府,隨她玩。

  東方靈狐疑的盯著開始給東方玦解紗布的九阡邪,扯扯沒制止的東方譽。

  “二哥,就這么讓她拿大哥的胳膊做試驗品,你不去攔著?”

  東方譽垂斂著眉目,沒吭聲,這樣,不是很好嗎?

  也不算是逼迫她,只要最后交出丹藥來能夠治好大哥的傷就好了。

  他當然也不相信這個小丫頭能夠治好大哥的傷了,大哥的胳膊傷的有多嚴重,他剛才是親眼見到了的。

  可這樣一來,總比他們這么多人強逼著她一個小丫頭一開始就交出丹藥來的強。

  反正在這小丫頭眼里,她覺得自己是做了選擇的,不是毫無余地的被逼迫。

  雖然他們知道指望她學了幾天的本事,是救不了大哥的胳膊的。

  只不過,他們把希望,放在了丹藥上,而不是她的能力上而已。

  九阡邪拆開了東方玦胳膊上的紗布,仔細的打量了一眼被那魂獸犄角傷的幾乎看不出完好的皮肉的胳膊。

  “這傷,是被貫穿之后,又生生被貫穿物拉扯到小臂上的,很大一部分是撕裂性的傷,這傷是挺嚴重的。”簡直就跟竹子被劈成了兩半一樣,神經絕對被損傷了。

  九阡邪扭頭看向盛傾城,開口道。

  “三小姐,能不能麻煩紗織姐姐替我跑一趟,去把月牙兒喊過來,讓月牙兒去我房間里把我床下面的那個木匣子拿過來?”

  盛傾城淺笑盈盈的點頭,沖外間待著的紗織道。

  “紗織,你去一趟。”

  外間的紗織,應了聲,就退下了。

  “我先去弄些水來。”九阡邪說完,也隨后出去了,再回來的時候就見月牙兒提著木匣子在外間里等著了。

  “這兩桶水——”

  “行了,放在這里就行了,真是麻煩小二哥了。”

  九阡邪制止了提著兩桶水跟過來的后廚小哥進里間,就把人送出了門外,端著水盆,笑瞇瞇的看著月牙兒。

  “月牙兒,幫忙把那兩桶水給提進里屋來唄?那里面一桶是開水,小心著點啊!”

  月牙兒蹙著眉頭,看著九阡邪嘆了一口氣,看來紗織姐姐說的都是真的了。

  把木匣子塞給九阡邪,月牙兒提著兩桶水進了里屋。

  真是什么活都敢攬,給皇長孫殿下治療手臂的事情是小事嗎?

  居然也敢下手試!

  該說是膽子大呢,還是沒腦子呢?

  不過現在這種時候在說什么也都已經晚了,當著皇室的面,她也不敢開口說什么。

  九阡邪進了里屋,打開木匣子,做起來了術前準備,該準備的都準備就緒了,才開口對著月牙兒道。

  “月牙兒,桌子上有我拿過來的醋,你把它兌了水灑在房間里,角落里也不要放過。”

  九阡邪說著,洗凈手,用酒精消毒之后,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全神貫注的將視線跟精力全都放在了東方玦的手臂上。

  用自己自制的簡易針管,給東方玦的手臂注射了麻藥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

  聽到東方玦問,九阡邪言簡意駭的吐出三個字。

  “麻醉劑。”

  盛傾城一臉茫然白目地看著九阡邪給注射的液體,最后將目光落在了九阡邪放在了桌案上的注射器上。

  “這又是什么?”盛傾城拿起注射器問道。

  “現在閉嘴,有什么話等忙完了再說。”九阡邪眼神都沒給盛傾城一個,視線全都盯在了東方玦的手臂上,開始酒精消毒清洗。

  盛傾城頓時臉一僵,臉色兒幾乎都快綠了,這什么態度?

  這丫頭當真以為自己能夠救的了皇長孫殿下這條手臂嗎?

  可笑!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冠军杀号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