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玄幻奇幻 > 山海倒影 > 第一卷 海中浮島 第六十五章 軒轅閣主
  云瑾聽得那男子如此輕浮的話語,眉頭不由得一皺,手中已是長劍在握,寂靜的院子里出現了突兀的三個人,走在神杰身后的左平臉上掛著莫名的笑意,而析悅臉上并無任何表情,這一幕她仿佛已經司空見慣。

  云瑾長劍刺出,神杰手拿折扇,臉上的表情并無任何變化,依舊風輕云淡,只見他微微一側身,便將云瑾的攻擊躲了過去,一道靈力將云瑾推了回去,那道靈力仿佛像一堵高墻,以云瑾的實力根本沒法逾越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云瑾有些慍怒,這人實力遠在她之上,她看到神杰身后的左平等人,瞬間便明白,這人必定是受了左平的唆使,如此輕浮之人,她此刻卻有些力不從心,師尊靈彥真人不在,蘇言也不在,沒有人能保護她。

  “我?”神杰收起手中的折扇,笑道“我是神魔宗的人。”

  神魔宗三字如同晴天霹靂般,將云瑾擊得粉碎,神魔宗似乎早已在這靈界大陸淡去,幾乎有上百年不曾出現神魔宗的消息了,但身處靈界大陸的人都知道,四大圣地中有一處便在神魔宗的管轄之內,此等大陸頂尖之人,為何會來到這小小的沖霄宗?就算是純為了消遣,也不會自報家門,給神魔宗抹黑,除非,此人毫無忌憚。

  “那你為何來這靈彥峰?”云瑾似乎還帶著些許僥幸。

  “為了一睹美人芳容。”神杰的語氣之中依舊帶著輕浮,臉上的笑意讓析悅都轉身不再看他。

  這是一個實力與風流并存的男人,在神魔宗之內,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宗主之子,而在靈界大陸,他的實力,足以讓所有人臣服,這就是他想做的事。

  “云師妹,不如你便從了神杰公子,以后便在我等之上,何其美哉。”左平的聲音讓云瑾微微皺眉,如此心機小人,想必是為了自身的利益,將她出賣,企圖殺害蘇言,如此卑劣行徑,若她有這等實力,便要將這個小人殺之而后快。

  正當云瑾欲開口的時候,一時間狂風大作,整個靈彥峰的竹子不斷搖晃,那威勢之大,若不是云瑾把住竹屋的柱子,竟有吹飛的可能。只見神杰臉色大變,析悅被他用靈力護住,左平釋放靈力之下堪堪穩住身體。

  “哈哈哈哈”

  那笑聲比之神杰有過之無不及,那是一種肆意的張狂,神杰聽到這個笑聲,再也無法像剛才那般風輕云淡。

  只見神杰拱手道“不知閣主來此所謂何事?”

  神杰的語氣之中再無囂張之意,盡管他心中極為憋火,但此刻他并不敢表露出來。

  那云巔之上,緩緩出現一個身著紅色大氅的男子,看上去年紀并不大,那種只屬于他的狂傲,此刻竟收斂了起來。

  “哦?”一瞬間,那男子已經站在了竹樓之上,兩手撐在欄桿上,“沒想到你這小娃娃還認識我。”

  那男子一眼便看見那兩個木雕,一手一個,仔細端詳起來,竹樓之下的人似乎連呼吸都停止了,這男子的實力,似汪洋般無法預測,與神杰不同,那是一種睥睨天下的王者之姿,那股威勢之下唯有臣服二字。

  “你雕的?”
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那男子終于緩緩開口,眼神看向云瑾。

  “不是我,是我師兄。”云瑾語氣之中并無半分畏懼之色,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竹樓之上的那男子。

  那男子微微一笑“忘了介紹,我叫軒轅若銘。”

  “云瑾。”

  云瑾的語氣不溫不火,有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覺。

  神杰倒吸一口涼氣,暗嘆自己并未認錯人,這青年模樣的男子,竟然真是軒轅閣的閣主,他也佩服自己的記憶力,僅僅在數百年前在大會之上見過此人,沒想到今日連他也牽扯進來。

  左平聽得閣主二字,似乎已經確定了大半,這男子便是那桀驁不馴的軒轅閣閣主,此刻的他連大氣都不敢出,四大圣地,竟然在這沖霄宗之上出現兩個,一個是神魔宗宗主之子,一個是軒轅閣閣主,那是普通修靈者一生都無法得見的大陸頂尖強者,他左平今日竟然見了兩個。

  “這木雕不錯,可否送給我?”堂堂的軒轅閣閣主,在這靈界大陸有問鼎的實力,竟然開口詢問物品,傳出去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?那張狂的模樣已然消失,此刻的軒轅若銘竟有幾分君子之態。

  “不送。”云瑾語氣之中帶著堅決,汪洋之下,游魚不可逃脫,卻不懼。

  “好吧。”軒轅若銘臉上帶著幾分失落,正欲離去,云瑾抬頭道“我的那個可以送你,但蘇言那個,必須給我。”

  “如此甚好。”軒轅若銘臉上竟露出微笑,他將蘇言那個木雕扔給了云瑾,仔細打量那木雕,贊嘆道“有此功夫,必定是高人。”

  那木雕惟妙惟肖,竟跟真人別無二致,這便是云魏獨特的天賦所在。

  神杰幾乎忘了此番來沖霄宗的目的,要知道,在上次大會之時見到這個男人,是一個手段狠辣,極為嚴肅之人,今日竟然一反常態,想必這個美人算是沒他什么份了。

  論實力,十個神杰也不是軒轅若銘的對手,論輩分,軒轅若銘和他父親神東陽以兄弟相稱,論天賦,軒轅若銘二十歲便以靈尊境巔峰當上軒轅閣閣主,以一種極為強硬的態度,將四大圣地之中墊底的軒轅閣發展到如今與神魔宗平起平坐的水平。

  神杰不敢開口,就這樣和左平,析悅兩人靜靜地看著云瑾和軒轅若銘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,據傳,軒轅若銘如今三十六歲,卻無妻室,天賦在靈界大陸首屈一指,性格怪異,如今神杰看到的卻并非如此。

  “閣主對此女子有何意?”神杰忍了許久,但終究還是開口了,畢竟這樣耗下去,他神魔宗的顏面也無法保全。

  此刻那個黑衣老者已經悄然站在了神杰的身旁,軒轅若銘對此微微皺眉,但卻當做沒看見一般,繼續與云瑾交談。

  軒轅突然提高了聲音,“云瑾,你可否愿意成為我軒轅閣的弟子?”

  云瑾搖搖頭,她覺得眼前這個人對她并無惡意,但她并不想因此欠下他一個恩情,為了保她,不惜與神杰發生摩擦,她不想卷入圣地的糾葛之中,誰也不知道,她會不會倒在斗爭車輪之下。

  “既然她不愿,閣主可否讓她進我神魔宗?”

  說話之人,是那一直一言不發的黑衣老者,處理完云嵐真人,他便隱隱感覺到這里有一股極為不平常的氣息,沒想到他們的動作,竟然引來了軒轅閣閣主,神東陽派他前來護神杰周全,他本是不愿為之,但神東陽說的條件,真的太誘人了,比那神魔宗的宗主之位還要誘人。

  軒轅若銘再次皺眉,“前輩此話怎講?云瑾送我木雕,就意味著云瑾已是軒轅閣的朋友。”

  “無論是誰,若想動她,便是與軒轅閣為敵。”

  軒轅若銘的聲音不大,卻是極為震撼,云瑾沒想到軒轅若銘為了她竟然與神魔宗為敵,這卻是為何?

  那黑衣老者冷笑一聲,“軒轅小子未免太過猖狂,別忘了,當初你父親是怎么死的。”

  軒轅若銘一拳之下,竟將那竹屋瞬間毀滅,他的身上,金色的靈力已然釋放而出。

  “年輕人未免心浮氣躁。”那黑衣老者強壓之下,竟隱隱將軒轅若銘的威壓壓倒之勢,這是強者之間的對決,云瑾等人根本無法插手。

  “老東西,你也配?”

  軒轅若銘那極為狂傲的氣勢再次散發出來,那黑衣老者的威壓被軒轅若銘所壓制,只見那黑衣老者臉上竟然出現了片刻的茫然。

  一切再次恢復了平靜。

  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。”那黑衣老者竟笑了起來,不住地搖搖頭。

  “不敢。”軒轅若銘拱手道“多謝前輩相讓。”

  話音未落,軒轅若銘一揮手之下,竟這般將云瑾帶走,消失在這虛無之中。

  黑衣老者并未阻攔,依舊注視著那竹屋,眼神之中再次出現了茫然,剛才那道光芒,究竟是什么?

  “噗”

  黑衣老者一口鮮血噴出,神杰趕緊扶住他,這黑衣老者可是在神魔宗與神東陽平起平坐的存在,實力不容小覷,沒想到竟然被軒轅閣主所傷,那軒轅閣主的修為究竟達到何等的存在,要知道這個黑衣老者,可是活了上千年之久。

  同樣在云端的軒轅若銘,一口鮮血噴出,一旁的云瑾有驚慌失措之意,軒轅若銘卻朝著云瑾一笑,“沒事,就想看看你,除了那蘇言,還會不會關心別人。”

  云瑾別過身去,一句話未說。

  神杰將黑衣老者扶到一處休息,便獨自前往云嵐后山,此刻沖霄宗之上已被屠戮,四處散發著鮮血的味道,竟讓神杰有幾分興奮之意。

  神杰見那宗祠,手中的折扇一揮,想憑一己之力將那宗祠毀滅,卻發現折扇快到宗祠之時,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道所化去,直直地墜落在地上。

  “可惡。”神杰沒有再打算將宗祠毀滅的想法,查看宗祠之下,發現并無任何奇特之處,好在左平告訴他有一處沖霄洞府。令他失望的是,除了那守護蛇之外,沖霄洞府之中依舊是個極為平常之地,該收拾的已經被蘇言燒光了,甚至沖霄洞府第一層頂處的功法之類的東西,神杰并未任何想法。

  神杰對此極為失望,想必回宗不僅會受到神風的奚落,甚至會受到他爹神東陽的懲罰,一氣之下竟將沖霄洞府之外的松林焚燒掉。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冠军杀号公式